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人物春秋  > 正文

三代尚武 滿門忠烈——記海南黃埔老兵許乃斌二三事

日期:2020-04-20 08:56 來源:海南省黃埔軍校同學會 作者: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黃埔軍校是我國近代軍政創建史上的一個奇跡,它曾經是我們民族在積貧積弱時期一段響徹云霄的驚雷。今天的歲月靜好,來自昔日的勇士們的負重前行。讓我們通過百歲壽星、瓊籍黃埔老兵許乃斌的故事,向千千萬萬的黃埔將士致以崇高的敬意!

  許乃斌,今年99歲,海南儋州人,黃埔軍校19期總隊通訊隊。參戰經歷:抗日戰爭、桂黔之戰。

  

  許乃斌身上的中山裝樸實無華,如果沒有頭上那頂紀念抗戰的軍帽、胸前閃亮的勛章,人們也許不會想到他傳奇的軍旅人生。這位1921年出生于海南省儋州市峨蔓鎮南湖村的老人,年近百歲,畢業于黃埔軍校19期通訊科。

  許乃斌出生在軍人家庭,父親許云漢是黃埔軍校一期學員,1924年曾參加東征北伐戰爭。幼年時,許乃斌便受到文武雙全的父親影響,心懷報國之志。1942年春季,20出頭的許乃斌投奔黃埔軍校第四分校華僑入伍生第五團,1944年考進黃埔軍校19期總隊通訊科。當年秋季,日軍進逼廣西貴州一帶,嚴重威脅陪都重慶的安危,黃埔軍校學員受命編為戰斗連隊,開赴廣西一帶阻擊日軍,許乃斌時任二區隊五班副班長。

  大敵當前,軍令如山。為了搶得戰機,部隊迅速投入戰斗,各個編隊前赴后繼地撲到陣前,密集的槍炮越來越激烈,震耳欲聾。有人倒下,有人被炸得血肉模糊,不但沒有人退縮,反而掀起了新一輪更加猛烈的反擊。慘烈的戰事就像天邊的雷電瞬間在許乃斌眼前炸響了,血氣方剛的他繼承了父輩的勇猛精神,毫無畏懼,端起槍支向日本鬼子噴出了憤怒的火舌。

  許乃斌老人回憶道:“我們是一個連,一個排,一個班這樣打的。軍人訓練就是要打仗的,班長不退,士兵哪個敢退。士兵不退,班長退,班長是要被懲戒的,排長、連長也是一樣的,軍紀很嚴?!?/p>

  歷經兩個多月的激戰,許乃斌所屬的學生戰斗連隊轉入貴陽一帶休整待命。不久,在反法西斯盟國的共同打擊下,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而許乃斌也在1946年春季從黃埔軍校畢業。在勝利的喜悅中,許乃斌也會陷入沉思:在這場曠日持久的戰斗中,國家蒙受了巨大的損失,多少戰友獻出了生命,未來的和平建設何其任重道遠。他為此留下了“知難知恥,吃苦耐勞,益勵忠貞”的深切感言。

  抗戰勝利后,人們期盼中的和平又蒙上了內戰的陰霾。痛定思痛,許乃斌無法忍受同胞相互廝殺的悲劇,于1947年春節前找借口申請休假,離開了部隊,悄悄回到了家鄉,過上了平凡的百姓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多年過去了,盡管遠去了雷厲風行的軍旅生涯,許乃斌依然保持著鮮明的軍人作風,整潔干凈的房間,折疊方正的被褥,收納有序的物品,一板一眼,規規矩矩。即使已近期頤之年,他仍從容地自理生活,還處處與人為善,受到村民的敬戴。

  許乃斌外孫女婿王宜軍說,有一條村路不是很好走,有很多荊棘,刺也比較鋒利,路不大,許乃斌老人經常早上6點鐘起來拿砍刀把這個路邊的竹刺砍掉,雖然砍的不多,但是砍了以后這條路好走一點。他已經是近百歲老人了,每天都基本上沒有間斷過去做這件事。只要力所能及的他都會去幫助別人。

  許乃斌硬朗的形象給后輩子孫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孫子許定邦不負長輩的期望,如今已成為人民海軍的一名戰士。這個三代尚武的軍人之家,傳承著忠貞不屈的愛國精神。許乃斌老兵在90歲高齡時寫下《抗日戰爭勝利六十五周年之回憶》,他深情感言:“吾儕情殷報國,關山萬里,五湖四海,投入革命洪爐,分發部隊馳騁疆場,不因戰死沙場或病死他鄉,可歌可泣之事足以垂示子孫,俾為楷則也!”這段文字,概括了許乃斌曾經的從軍豪情,也留下了對后人語重心長的訓示。

  許乃斌老人雖然平生默默無聞,卻始終心存大義,行止高潔。這就是黃埔精神的閃光。2015年和201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分別給許乃斌老人頒發了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獎章和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這是黨和人民給予他最高的榮譽和認可!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20选8开奖结果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