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2019年第六期  > 正文

說不完的人生故事,割舍不了的黃埔情懷——田綏民會長的百歲人生

日期:2020-01-09 10:22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田佐宇 高燕茜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2015年2月25日,內蒙古黃埔軍校同學會會長田綏民先生與世長辭,走完了他那崢嶸的百歲人生。這位樂觀豁達、和藹可親的老人一生經歷坎坷,有著說不完的人生故事,更有割舍不了的黃埔情懷。讓我們拂去歷史的塵埃,帶著對老人的敬仰之情,走進他的世紀人生。

  

  田綏民

  投身黃埔  奮起抗日

  田綏民,筆名田霖,號潤民,黃埔10期生。原籍山西省定襄縣。1915年12月1日出生于綏遠省薩拉齊縣大岱村(現內蒙古土默特左旗大岱鎮)的一個農民家庭,家中有父親、母親和弟弟,僅有幾間土房及幾畝地和一些簡單的農具。時值戰亂,因家中只有父親一人耕作,老人又收養了年僅3歲的童養媳,家境極度貧困。年幼的田綏民只好幫人家去放牛,貼補家用。后來,在七叔父幫助下,才得以到縣城念了小學,畢業后考入了綏遠歸綏師范。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日軍侵略我東北四省并企圖侵吞華北,激起全國民眾的憤怒,各地發起抗日救亡運動。1933年5月,19歲的田綏民還沒有高中畢業就與同鄉同學17人滿懷豪情考入國民黨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10期,他在軍校的用名是“田霖”,被編入第2總隊步兵第3隊,與張學良的弟弟張學思是同班同學。學校老師多為陸軍大學畢業的前期同學,也有德國顧問。課程很緊,軍事課有刀劍棍棒、長槍短槍、翻墻越障、格斗擒拿,古今戰史、戰例布圖、越野奔襲、臨戰指揮等學習演練,政治課主要講三民主義。教官們淵博的軍事知識,精湛的戰略戰術理論,嚴謹的工作作風,剛直不阿的思想品德,耳濡目染之下,對田綏民以后的成長起了很大作用。學校很注重學生的身體健康,伙食營養搭配合理,每頓都是四菜一湯,饅頭、大米飯隨便吃,這些從內蒙古來的孩子很快健壯起來。田綏民作為農民的兒子,非常吃苦耐勞。選科時,術科、體操都不錯。晚上站崗時,外郊有營房,一般人不敢去,怕有鬼,但他從不懼怕。

  田綏民曾說起在學校與蔣介石夫婦見面的情景,有一次輪到他站崗,過來一輛車,由于這次校長的車牌換了他不認識,立即阻止進入,結果下來的是蔣介石校長和宋美齡。當時真把他嚇了一跳。還有一次最近距離的接觸是他為蔣介石的住宅站崗,蔣過50壽辰身著便衣要上樓,他沒有認出來便予以阻攔,仔細看后才知是校長。在軍校畢業時,他們自然也得到校長發給的刻有“成功成仁”的中正劍。這也是每一位出身黃埔的軍人的標志性佩劍。學生們佩上這樣的短劍,走出校門,踏上征程,投身戰場,將黃埔的精神和信仰,融進他們的思想與靈魂。遺憾的是,田老的劍在南口戰役時遺失了。

  1937年1月,田綏民軍校畢業,即分配到中央軍89師見習,在師辦的軍官隊任區隊長。當時部隊駐在綏遠豐鎮縣,歸13軍湯恩伯指揮。1937年8月3日,蔣介石電令湯恩伯率部到南口防御,田綏民到羅方珪團報到,留在團部工作。8月5日,部隊在南口一帶開戰,田綏民帶400多名民工挖戰壕,負責破壞南口車站的材料廠以及往陣地送彈藥等。當時該團傷亡百余人,田綏民又帶擔架隊搶救傷員,同時擔任了通信聯絡等工作。8月25日南口戰場更顯危急,湯部苦戰20多日,各部均損失慘重,26日突圍撤退。田綏民隨傅作義部騎兵第4師運動,轉戰晉西綏南。

  1938年春節過后,北路軍各部隊開赴綏西河套地區,傅作義被任命為第八戰區副司令長官,田綏民任參謀,負責組織培訓干部,時年23歲。隨著日本進犯綏遠包頭繼而入侵五原,傅作義部奮起反擊,經過襲擊包頭、會戰綏西、收復五原三戰役,把日軍趕出了綏西河套地區。田綏民作為一個下級軍官,每每都是隨軍而動,參加了各次戰役。1943年,田綏民在董其武部軍部2科工作,后回騎4師任副團長、參謀處處長、參謀長、團長等職。在師11年,平時辦教育,戰時隨軍打仗。全師官兵大多接受過田綏民的軍事訓練,基本掌握了軍事知識,使戰斗力大為提高。

  率部起義  抗美援朝

  1945年日本投降后,內戰爆發,騎4師配合傅作義部主力35軍參加綏遠、河北、東北等地內戰,1946至1948年間,田綏民參加了歸綏防守戰、襲擊集寧戰、東北新民戰和河北淶水戰役,并在1946年停戰前幾小時的集寧爭奪戰中受傷。3年內戰,田綏民深感國民黨的政治腐敗,反人民的戰爭不得人心,決心退出軍隊,借故養傷和痔瘡手術留在北平北大醫院休養。

  綏遠和平協議簽訂前夕,即1949年1月22日上午9時,董其武將軍專門派飛機接他去見傅作義將軍,中午,一架美制小型飛機降落在北平東單的臨時機場。當晚,董其武派人送來手諭:“綏民,明日隨我回歸綏?!?月23日清晨,田綏民以騎兵13旅少將副旅長的名義隨董其武飛回歸綏,同行的還有整編騎兵第5旅少將旅長衛景林。董的目的是要田綏民去掌控13旅的穩定,以在解決綏遠問題時保護傅作義的安全。傅與董對田綏民的絕對信任,原因是在“九一九”談判期間,傅在內蒙古土右旗美岱召天主教堂住宿時的安全就是由田綏民全權負責的。

  “九一九”起義后,原13旅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36軍騎兵旅,田綏民任副旅長。1950年2月21日,根據中央軍委批準,綏遠起義部隊整編為兩個軍(36、37軍)下轄6個步兵師,一個騎兵師,至4月底整編結束。11月25日,董其武率軍、師、旅長赴北京。周總理在接見來京出席會議的同志時當場宣布了中央決定,即綏遠起義部隊組成解放軍第23兵團,開出綏遠進行整訓,準備抗美援朝。由騎兵改為步兵,田綏民調任107師副師長。1951年1月8日,在河北衡水龍華鎮成立了23兵團黨委并組建兵團軍政委員會。9月1日,毛主席簽發中央軍委命令,23兵團9月3日由河北景縣出發赴朝,9日跨過鴨綠江。在朝鮮,田綏民擔任了南市、泰州、院里三個機場的修護任務,12月11日,23兵團所屬部隊由朝鮮回國,到達河北定縣。

  建邊疆工業基地  創西卓子山水泥廠

  1952年回國后,田綏民帶領其部又在沿海一代建設國防工程,完成了四個機場的建設。4月,軍委命令撤銷23兵團建制,整編為69軍,下轄3個步兵師。原36軍107師和37軍110師合并調出69軍,改編為建筑工程兵第2師,田綏民任副師長。1954年,全師官兵開赴內蒙古包頭市,轉為包頭建筑工程總公司,田綏民兼任副總經理,擔任了617、447兩個軍工廠的建設任務。1955年,全師正式轉業為建筑企業。1956年至1957年,田綏民在包頭任華北聯合企業公司經理,1958年任建筑工程部包頭第二工程局副局長。經過幾年的努力,全體官兵生產技術能力不斷提高,基本完成了兩個軍工廠的建設任務,同時還參加了熱電站、鋁廠、糖廠、洗煤廠等的建設。

  1958年,為解決西部地區及內蒙古、寧夏等地的建設需要,建工部決定在內蒙古興建一座大型水泥廠——西卓子山水泥廠。8月18日,華建第二工程局副書記李俊杰和田綏民一起奉命進京,到國家建工部接受任務。部領導坦率地告訴田綏民:“原打算派你到四川江油水泥廠當副廠長,該廠已經開始籌建,那里的條件比內蒙古好多了,各種條件都比內蒙古優越得多,可現在把你留在條件艱苦的內蒙古該不會有什么意見吧?”田當即表示,在包頭施工時常因缺水泥而發愁,停工待料的苦頭吃夠了,當時就有建造一座大型水泥廠的愿望,保證以優質水泥支援祖國社會主義建設。況且自己的家鄉就在內蒙古,這里是邊疆,更需要建設,要以戰斗精神負責搞好籌建水泥廠的工作,保證完成這一光榮任務。

  經過一番精心準備,1958年9月21日,田綏民等一行整裝西征,開始艱難創業,期間經歷了1961年國民經濟調整和1966年開始的“文革”,整個工期在12年后才建成投產。內蒙古西卓子山荒無人煙,方圓幾十里看不到一棵樹一間房。吃水要到十幾里以外的黃河去拉,吃菜要到百里以外的地方去運,條件十分艱苦。為解決吃飯問題,田綏民和大家一同步行到離工地十幾里的黃河邊去開荒種地。往往是播下的種子很快就被狂風吹走了,三番五次的折騰,人們都泄氣了。但田綏民充滿信心并鼓勵大家,一定要戰天斗地,堅持下去,創建新天地。在西卓子山工作20多年,環境保護,綠化大地是他最關注的頭等大事。他以主人翁的精神領導大家興修水利,培育苗圃,植樹造林,發展林業。有一次到首府呼和浩特市參加政協會議,見某委員帶來的櫻桃又大又甜,立即就把籽收集起來帶回進行育苗,終于在本土培育出一片兩畝大的櫻桃林。在青島療養時,他也不忘到公園、海濱、別墅去搜集各種各樣的樹種樹苗。如今,水泥廠周圍30多平方公里的荒漠草原上已初步形成一片綠洲,這里的100多萬棵各種各樣的樹木,5000多棵蘋果、桃、李子、杏、櫻桃等果樹及大街小巷的滿目蔥綠,無不傾注著他的辛勞和汗水。功夫不負有心人,他帶領大家終于在荒原上建成一片副食基地,滿足了職工的生活需要。

  

  田綏民帶領大家在荒原上建成一片副食基地,滿足了職工的生活需要。

  建廠初期,按照上級下達的設計方案,水泥廠只計劃建一座550平方米的衛生所。他分析認為,這個方案如果在大城市或靠近大城市的地方實施尚可行,但在遠離城市的荒漠之中,如果沒有一座設備較完整的醫院是無法保證職工健康的。于是,他請專家重新調整預算,開源節流,結果在不增加投資的情況下,將衛生所改建成了占地9000多平方米的醫院,增加建筑面積兩倍,等于給國家節約了45萬元的投資。他常對同事和家人說,公家的便宜一分錢也不能沾。每到外地出差,凡辦個人的事,總是自己掏腰包。他分管著后勤,掌管著醫院、房產、農副業等,但去醫院看病,和工人一樣排隊掛號,自家蓋雞窩用磚,即使一塊破的也要付錢,夏天在地頭吃個西瓜也會及時付款,如此等等,一貫奉公守法,廉潔自律。他一生清正廉潔,剛正不阿,團結同志,以身作則,修身律己,以德為官,為全廠職工作出好榜樣。幾分耕耘、幾分收獲。水泥廠建成后年產水泥603噸,成為內蒙古自治區第一大型水泥廠。1962年,他應邀參加內蒙古政協二屆三次會議。這一年,海勃灣市成立政協,他被選為副主席。1964年12月,成為內蒙古政協三屆政協委員。

  從1966年至1977年,田綏民經受了10年的政治審查,直至腰腿殘疾。但他無怨無悔,幾十年如一日,忠于黨,恪守職責,在領導和群眾中具有極高的威望。改革開放,撥亂反正,田綏民苦盡甜來。1977年7月,他恢復了副廠長職務,先后擔任了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委員、烏海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烏海市政協副主席、自治區人大代表等職務。1985年,出任華北地區黃埔軍校同學會副會長。1987年12月,組建內蒙古烏海民革支部任主委,并任總支名譽主委。

  拳拳愛國心  深深黃埔情

  1989年4月7日,內蒙古黃埔軍校同學會成立,田綏民當選會長。他思考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帶動黃埔同學踐行黨的方針政策,踐行黃埔軍校同學會的宗旨:“發揚黃埔精神,聯絡同學感情,促進祖國統一,努力振興中華?!庇脨蹏?、革命和不斷進步的黃埔精神去塑造黃埔學子的形象,展現黃埔軍人的風采。

  內蒙古當年在世與在冊的黃埔老人有近400名,呼市地區不足百人。每個星期四的下午,凡身體健康、尚能走動的在呼和浩特的同學會成員,都要來民主黨派大樓聚會學習。先由秘書長介紹當前的國內外形勢,內蒙古的改革開放成果以及同學會的對外聯絡、招商引資情況等。然后是同學們自由發言,大家都坦誠相待、十分高興。交流之后,大家有時間還翻閱《人民日報》《人民政協報》和《黃埔》等報刊。同學會的成員都是訓練有素的職業軍人出身,大多經歷過槍林彈雨、出生入死的抗日戰爭,雖已步入暮年,但身板硬朗,不遲到早退是他們的一貫作風。

  

  田綏民

  此時,耄耋之年的田綏民如沐春風。他積極聯絡海內外同學感情,全身心投入祖國統一和振興中華的大業中。他對臺灣人民情同手足,對妄圖分裂祖國的“臺獨”勢力深惡痛絕。當年在軍校,田綏民當過蔣緯國的軍事訓練隊隊長,彼此結下深厚友情。憑借這層關系,他向蔣緯國發去書信取得聯系,追敘他們的袍澤之誼、同窗之情。深明大義的蔣緯國很快給他回了信,信中贊譽了田綏民先生在建筑業和籌建水泥廠所作的貢獻,介紹了自己晚年的工作和生活情況。不久又來信告知自己身體欠佳,正在治療之中。田綏民當即給蔣緯國買了治療儀及民革雜志等托人帶到臺灣。蔣緯國對田綏民的悉心關照頗為感動,給他寄來節日賀卡等。不久,傳來了蔣緯國先生逝世的消息,田綏民深為痛惜。

  除此以外,田綏民還和許多臺灣同學及黃埔二代互有書信往來,在每年的春節、中秋及內蒙古那達慕盛會時,他都號召同學會會員向港澳臺同胞發出邀請。1989年,在他的盛情相邀下,臺灣黃埔同學賈如灝帶領17人旅游觀光團從臺灣來到呼和浩特,受到自治區黨委、政府領導的熱情款待。臺灣同學們領略了家鄉的風土人情,看到了家鄉的巨變。參訪期間,賈如灝夫婦還到田綏民家中做客,共敘友情。1994年10月,賈如灝先生來信,希望田綏民為在臺灣去世的內蒙古包頭、興和、和林、清水河及眉山的5位軍人尋找親屬,田綏民收到來信立即與各有關部門聯系。經過各部門通力合作,終于為其中3位找到了家鄉的親屬。后來,好友賈如灝逝世的消息傳來,田綏民淚流滿面,手握著沒來得及寄出的親手剪輯的《臺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南水北調即將迎來建設高峰》等許多文章悔恨莫及,他為失去這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深感惋惜。

  2000年初,田綏民在臺灣的黃埔同學張岳軒(臺灣中華黃埔四海同心會創辦人)先生給他來信,想來內蒙古考察觀光,田綏民征得上級同意向張老發出邀請,因為他深知臺灣中華黃埔四海同心會的12個字主旨,即反“臺獨”、反分裂、謀和平、謀統一。當年6月,張岳軒攜夫人、子女一行高興地來到呼和浩特,他們與田綏民商量想做些貿易,如水泥、煤炭等。田綏民為此做了大量工作。之后,他又邀請臺灣同學陸續組團到內蒙古各地考察訪問,為當地招商引資牽線搭橋。受邀前來的臺灣黃埔同學親眼看到大陸的經濟建設蒸蒸日上,備感振奮。

  田綏民的事跡在報刊媒體多有報道,受到海內外民眾的關注。1993年11月,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因收到江澤民總書記轉發的來信,專門感謝他對促進祖國和平統一而作出的貢獻;廣東歷史博物館、廣州近代史博物館、黃埔軍校舊址紀念館等都派人專程到烏海慰問采訪他老人家。內蒙古自治區黨委統戰部、烏海市委統戰部為他操辦了90大壽壽典。時任內蒙古黨委統戰部部長、書法家伏來旺為他題贈“德壽齊眉”四個蒼勁有力的大字;內蒙古黃埔軍校同學會贈與他“一身正氣、兩袖清風”的壽聯,面對黨和政府對自己的關懷和高度評價,田老激動得熱淚盈眶。他更加專注于祖國和平統一大業,要在有生之年加緊與臺灣同學的聯系,積極宣傳“一國兩制”政策和大陸改革開放的大好形勢,將振興中華的黃埔精神發揚光大。

  隨著年邁的黃埔同學逐年離世,田綏民作為會長,有了危機感,要完成祖國統一大業,讓黃埔精神代代傳承,發揮黃埔后代的作用已經刻不容緩。他積極督促健在的黃埔老人與國內外的黃埔親屬,尤其是子女們的密切聯絡,增進感情的同時宣傳黃埔精神、做好祖國統一工作。他自己也常常與同鄉老同學的女兒高燕茜書信往來,因為高燕茜是國家報駐地記者,又是黃埔二代,社會關系較多。每到呼和浩特開會,他都要囑托高燕茜許多有關黃埔后代發展聯絡的事情,鼓勵她牽頭成立內蒙古黃埔軍校同學家屬聯誼會。

  

  田綏民和家人合影。

  2014年,自治區黨委有關部門、內蒙古黃埔軍校同學會領導專程赴烏海市,在烏海市有關部門的陪同下去醫院看望已經100歲的田老,并為他百年壽辰賀壽。

  田綏民的百年人生曲折而艱辛,但又充實而幸運。他畢生勠力,壯心不已,子孫賢能,暮暖心甜。他與愛妻遇難成祥,拼搏奮進,苦辣酸甜,無愧無悔,知足自豪,善始善終。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20选8开奖结果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