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2019年第六期  > 正文

駿馬騰飛報國門——記黃埔同學馬維馴

日期:2020-01-09 09:54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馬云生 馬志生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馬維馴先生,呼和浩特市人,1925年11月10日出生在綏遠省涼城縣,一個以詩書傳家,農商為本的家庭。爺爺馬增榮(又名馬寅棟)務農經商,經營“益生永”商號。爺爺以儒家“禮義仁愛”為人生宗旨,經常以財物周濟貧困鄉親,賑災、修路、搭橋等善舉當仁不讓,深得民心。馬維馴的父親馬鴻圖畢業于北京輔仁大學(現北京師范大學),畢業后于1938年去綏西從事教育工作,抗日勝利后返回歸綏市,任職于綏遠省立歸綏師范學校(后為呼和浩特市師范學校)。

  

  馬維馴90壽辰留影。

  馬維馴從小上私塾,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兒時便耳濡目染爺爺的愛人如己,無私奉獻良善品質,在成長過程中又受到父親的諄諄教導,做人當以誠信為本,立志當以報國為榮,只有努力學習,成為一個有理想、有知識的人,才能更好地報效國家。馬維馴逐漸樹立起“愛國濟民,勇于獻身”的人生觀。

  1940年,馬維馴在國立綏遠中學(在陜壩,現為呼和浩特市第一中學)學習期間,正值日本侵略者大舉進犯中國之時,中華兒女不屈不撓,大江南北掀起了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浪潮。

  

  馬維馴

  1936年,傅作義將軍領導的綏遠抗戰沉重打擊了日、偽軍的囂張氣焰,粉碎了日本帝國主義侵吞綏遠的陰謀。綏遠抗戰的勝利,大大鼓舞和堅定了全國人民的抗戰熱情和信心。毛澤東主席贊綏遠抗戰是“全國抗戰的先聲”。馬維馴生活學習在這波瀾壯闊的抗戰怒潮中,接受著愛國思想的洗禮,焉能靜坐課堂,他感到熱血青年報國時機已到,毅然投筆從戎。

  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侵略軍席卷東南亞,相繼占領了菲律賓、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等地,東南亞只剩下緬甸沒被占領,中國西南邊陲危急,滇緬公路這一中國抗戰之唯一國際補給線有被切斷的危險。美國不再持觀望態度,與中國結成同盟,共赴中緬印戰場。太平洋戰爭爆發后,英國擔心日本繼續南下攻占印度,影響英國在亞洲的根基,從而要求中國出兵緬甸幫助英軍抗擊日軍。1942年3月,應美英盟國緊急要求,中國最高統帥部派出10萬遠征軍入緬作戰。這是中國軍隊自1894年“甲午戰爭”以后第一次到境外作戰,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協同友軍在國外作戰。國內全面抗戰吃緊,遠征軍兵員只能以征召知識青年入伍為其主力。全國各地的青年學子,投筆從戎,加入遠征軍隊伍。馬維馴亦是以“以死報國”的決心于1945年1月參加了中國青年遠征軍第9軍206師617團,奔赴抗戰前線。在同盟國作戰戰略的統一指導下,中國遠征軍打擊日軍在滇緬的部署,保障重要供給線,協同友軍作戰。

  由于馬維馴品學兼優,而且具有軍事才能,被軍隊推薦報考黃埔軍校深造。他不負眾望于1945年進入黃埔軍校陸軍騎兵學校20期騎科,并加入了國民黨。黃埔軍校大門有一幅對聯:“升官發財請往他處,貪生怕死勿入斯門”,橫批:“革命者來”。馬維馴以其為座右銘,努力學習,刻苦訓練,于1947年畢業。由于學科和術科成績優異而被留校繼續學習,在訓練深造班予以特殊培養,從而掌握更多、更為先進的軍事知識和技能。1948年1月走出校門,被分配到國軍騎兵13旅,歷任騎兵旅工兵、炮兵中尉副連長、上尉連長和少校參謀。

  1949年9月,為了國家的和平昌盛,避免戰爭造成生靈涂炭,馬維馴毅然跟隨董其武將軍起義。和平起義后,馬維馴被編入中國人民解放軍華北軍區(北京軍區)。1950年,在中國人民解放軍23兵團36軍任上尉連長、司令部少校參謀。1951年,23兵團進駐河北布防,參加了抗美援朝,他們的主要任務是修建機場和后勤保障等。

  朝鮮戰爭結束后,馬維馴于1954年轉業到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教育系統工作,先后在呼和浩特市職工學校、第五中學、第十二中學任教。他以愛國敬業精神教書育人,為社會主義建設培育出大量優秀人才。后馬維馴調到呼和浩特市油泵油嘴廠生產科工作。他深入車間,認真調研,攻克難關,生產農業急需的油泵、油嘴,并保質保量供應農業市場,為祖國的經濟建設和農業現代化發揮了積極作用。馬維馴在地方工作期間,任勞任怨,埋頭苦干,不計個人得失,如同一顆永不生銹的螺絲釘,擰在哪里從不松扣,閃閃發光。

  他不只敬業愛崗成績突出,而且熱心社會公益事業,發揮自身優勢,努力為祖國和平統一大業做貢獻。他參加了內蒙古民革,歷任內蒙古民革、呼和浩特民革代表、委員、理事等,并加入了內蒙古黃埔軍校同學會。由于他成績突出,海內外影響大,而當選為呼和浩特市新城區人大代表。

  馬維馴在擔任人大代表期間,經常深入社會基層,做好社會調查研究,了解民意,關注民生,反應社會熱點問題,搞好參政議政工作,為黨和政府獻計獻策,認真撰寫當前所需關心和解決問題的提案,為促進社會主義法治建設,經濟發展和構建和諧社會發揮積極作用。

  20世紀80年代初,中國大陸實施了改革開放政策,臺灣地區領導人蔣經國亦宣布取消戒嚴和允許臺灣同胞赴大陸探親。堅冰開始融化,被隔絕30余年的海峽兩岸骨肉同胞,如開閘的潮水奔騰激蕩,相互交流擁抱。兩岸由對峙邁向交流,為祖國和平統一大業開啟了塵封已久的大門。馬維馴想方設法通過親友、同學、同事和有關組織積極同兩岸黃埔同學進行書信往來,向臺灣的黃埔同學詳細介紹新中國成立以后,大陸所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的迅速發展,綜合國力的不斷提高,人民生活的幸福富足。通過交流使臺灣同胞對曾被當局妖魔化的新中國有了全新的了解和認識。臺灣老兵更加思念故鄉,他們紛紛回到大陸探親觀光。臺灣的黃埔同學蔣維山、賀大良、徐進寶、王以中等都與馬維馴進行了長期的交流互動,他們殷切期望海峽兩岸早日實現和平統一,兩岸骨肉同胞不能再分離,并表示骨肉兄弟打斷骨頭連著筋,炎黃子孫血濃于水。他們都堅持“九二共識”,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原則,堅決反對“臺獨”勢力分裂中國的行徑。馬維馴運用“走出去,請進來”等方式,熱情接待從臺灣來的黃埔同學,與他們交流感情,加深友誼,向他們介紹內蒙古自治區1947年成立以來,各方面所取得的輝煌成就,并陪同他們參觀內蒙古的城市建設,農牧業發展,文化教育等方面朝氣蓬勃的新氣象。

  

  馬維馴(前排左一)參加在四川舉辦的黃埔軍校20期騎八、九、十隊海峽兩岸同學聯誼會。

  上世紀80年代后,馬維馴熱心接待了來大陸探親和從事經貿活動的臺灣黃埔同學蔣維山先生等人,并多次邀請在黃埔軍校學習期間,同一宿舍的親密學友張慧士先生來呼和浩特市進行馬術技藝學術交流活動。在賽馬場上,馬維馴與張慧士并肩挽韁縱馬,奮勇向前,英姿颯爽不減當年。他們不禁想起當年滿腔熱血,抗戰衛國的壯志豪情,而今又攜手并肩為祖國的和平統一大業奮勇搏擊,可謂“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呀!張慧士為臺灣高雄馬術協會精英,當年離開故鄉,今又回歸故里,城還是那座城,卻有了很大變化,高樓林立,街道四通八達,人們的生活豐富多彩,到處一片繁榮景象。馬維馴給張慧士介紹了城市的變遷,工作生活的變化。祖國大陸的發展,人民生活的進步給張慧士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將內蒙古人民的深情厚誼和美好祝愿帶回到美麗的寶島。

  馬維馴還不顧年邁積極“走出去”,參加海峽兩岸舉辦的黃埔同學聯誼活動。2004年金秋季節,馬維馴不顧車馬勞頓,從塞外赴天府之國四川成都參加黃埔軍校20期騎8、9、10隊海峽兩岸黃埔同學聯誼會。眾多老同學相聚,當年英俊學子,55年后皓首相見,感慨萬千。黃埔同學中國共兩黨均有,當年走上不同的道路,而今走到一起,相逢一笑泯恩仇,同為炎黃子孫,晚年共謀一件利國利民的大事——促進祖國和平統一,也不失為一件幸事!

  1986年,馬維馴從工作崗位上退了下來,辛勤工作了一生,本來兒孫繞膝,享受天倫之樂。他卻說雖然到了離休年齡,但是自己身子骨還很硬朗,精神也很健旺,還要繼續服務社會,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由于馬維馴為人熱心,勇于奉獻,樂于助人,處事公正,并頗具凝聚力,所以被呼市新城區居委會、街道辦事處特聘為義工。除了仍然積極參加新城區人大,內蒙古、呼和浩特兩級民革及黃埔軍校同學會的學習活動,還與家鄉和海外黃埔同學經常聯系溝通,為促進中國和平統一事業盡力。他還全力以赴投身社會服務工作,他沒有上下班時間,每天從早到晚協助社區做好環境保護、防火安全、治安維護、糾紛調解、衛生防疫、問題青年教育工作,并配合重大節日慶典活動和重要紀念活動維持社會秩序。為了建立良好的社區環境,做好社區衛生工作,天未亮就帶頭清掃道路。他還帶領志愿者做好安全防護工作,在社區開展教育宣講,提升生態環保意識,帶領大家構建安全文明、環保和諧的模范社區。

  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暨世界反法西斯勝利70周年環球行萬人簽名活動發起者,中國海外杰出華人叢書總編輯邢學智先生贈書予馬維馴先生,不忘歷史,以史為鑒。對于弘揚祖國文化,發揚黃埔精神,聯系海外華人感情,團結一心促進兩岸和平統一,他們都有共同的心愿。為祖國的和平昌盛,富強民主,為兩岸的和平統一,同為中華民族的復興而奮斗。

  馬維馴晚年受到黨和國家的關懷,內蒙古黃埔軍校同學會、民革常常給予老人關懷和慰問。馬維馴也積極參加黃埔軍校同學會、民革的活動。

  

  馬維馴參加2015年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暨世界反法西斯勝利70周年環球行萬人簽名活動。右起馬云生(馬維馴先生長女),馬維馴,馬志生(馬維馴先生三子)。

  馬維馴前半生為國家、民族血戰沙場、金戈鐵馬,后又為國家經濟建設,推動祖國統一作出貢獻。馬維馴晚年生活幸福,家庭和諧,這受益于良好的儒學傳承和家風。馬維馴先生的夫人張芳女士是一位勤勞善良、知書達理、勤儉持家、任勞任怨的賢妻良母。張芳的爺爺在抗日戰爭時期做過抗日地下工作,為中國共產黨的抗日隊伍做過聯絡員。她的六爺爺張欽是民國綏遠省政要,愛國將領,曾任綏遠省參議會議長。1949年參與簽署綏遠“九一九”起義通電。起義后,張欽擔任中共綏遠軍政委員會委員,長期為內蒙古的建設發展作出貢獻。

  馬維馴育有一女三子,均受過良好教育,學有所長,皆為工作崗位上的骨干中堅。他們受父母愛國主義思想和行動的教育影響,都立志報效祖國,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貢獻出自己的全部才智。

  駿馬騰飛報國門,

  抗擊日寇建功勛,

  殫精竭慮樹高標,

  無私奉獻見精神。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20选8开奖结果云南